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语言研究与应用 >> 研究与应用 >> 名家谈语文9:谈谈文言教学(张中行)

名家谈语文9:谈谈文言教学(张中行)

2017-03-21 15:22:18 来源:广州市语言文字网 作者:广州市语言文字网 浏览:475
内容提要:文言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,张先生谈及学会文言不难的一面,指出学会语言靠熟,以“多读”为基础求会求通,从而养成阅读习惯,这也是学会文言的保证力量。

名家谈语文9

谈谈文言教学(节选)
张中行

    编者按:文言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,张先生谈及学会文言不难的一面,指出学会语言靠熟,以“多读”为基础求会求通,从而养成阅读习惯,这也是学会文言的保证力量。

    先要说几句像是题外的话。文言教学是大题目之下的一个小题目,大题目是要不要学文言,如果不需要学,教、学以求会甚至通的问题就没有了。近几年来,尤其目前,对于要不要学文言,争论得相当热烈,“学”派和“不学”派都举出不少理由。相反的理由不能都对,还有,有些事物的兴亡,常常并不单纯地决定于理由,因此可以推断,一方大获全胜的时期还远得很。本篇是想就事论事,不谈要不要而只谈怎样学。反正现在还在学,大户是中学,小户有各种程度的和各种形式的,既然学,当然愿意学会,愿意事半功倍,这要怎样学,并连带的怎样教,才能够如愿以偿呢?
    可以先由学说起。关于学文言的难易,年来听到不少议论。其中有乐观派,说如果怎样学,怎样教,学会并不难。这所想之法各式各样,至于是否都有效,自然还有待于证验。较多数是悲观派,说太难,事实是几乎都没有学会( 主要是就中学说)。这又是个相反,要怎样判定是非呢?
    有人问我的意见。我想了想,意见是在乐观和悲观之间。这想法是: 学会文言,也难也不难。关键在方法。方法取其广义,包括选择读物、阅读方式和时间安排等。说难,意思主要是,要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,不能期望下小网得大鱼。说不难,意思主要是,只要有决心,路子对,按部就班,锲而不舍,可以功到自然成。为了具体、可用,以下着重由不难方面说。
    有人说,学文言比学外语还难。我想,这大概是从学外语一年半载可用、学文言十年八年难通方面考虑的。一年半载可用是低要求,通是高要求,放在一块比不公平。如果要求的等级相同,我不同意学文言比学外语还难的说法,因为文言和现代语“都是汉语”,只是有祖孙行辈的不同。祖和孙是不同代的人,但是有血缘关系,就语言说,是两种语文的词汇语法系统有血肉联系。《论语》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几个字我们现在都沿用,这是词汇的血肉联系。《孟子》第一句“孟子见梁惠王”,我们现在仍是用这个格式说,这是语法的血肉联系。有联系就容易懂、容易学。外语就不成,见了总是面生,要硬记。
    再从正面说,所谓关键在方法,意思是方法对就不难学会,不对就难于学会。对的方法是什么?说来不过是老生常谈,“熟能生巧”,或者说,以“多读”为基础求会求通。学会语言靠熟,是人人都知道的,都经验过的。也可以提到“理”的高度说,学会语言靠熟,是以语言的性质为依据的,这性质就是“约定俗成”。你要会,能用,就必须掌握“约”,掌握“俗”; 想掌握“约”和“俗”,自然只能用“熟”的办法。不错,各种语言都是有规律的,就是说,表示某种性质的意思,一般是用某种性质的模式,如“主谓”“动宾”“偏正”等等。但这规律都是概括的,而且常常容许例外,真到用的时候,就多半不能靠它,而要靠约定俗成。举例说,活动触及或影响某一物这类意思,我们用“动宾”的模式表示,如吃饭、读书、买菜等等,可是机械地用这个模式,不说“我醉酒”,而说“酒醉我”,那就错了。这是句法范围内的情况。词法就更灵活了,比如用文言,你称老朋友为“故人”可以、称为“故交”也可以,却不得类推而称为“故友”,因为故友的意义是死去的朋友。谁定的?不知道,反正约定俗成了,我们就得照办。想不错,必须掌握这个约定俗成,而约定俗成显然只能来自“熟”。
    熟的要求,或说熟的结果,是把一种语言的表达习惯印在脑子里。脑子里有这个表达习惯,或说有各式各样的习用模式,看到新的,模式相同的自然会重合,于是鉴往知来,就会确定这新的是什么意义。举例说,读过“雨雪”“雨霰”“雨雹”,知道意义都是由天上降什么,一次读到新的是“天雨粟”,立刻了解这是由天上降粮食。如果脑子里没有这许许多多模式,看见生疏的就会莫明其妙。求脑子里印上种种模式,除熟以外没有别的办法。熟来自“多读”,也是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。以大家喜欢谈的词类活用为例,甲读得少,乙读得多,象“鼓钟”“一鼓作气”“填然鼓之”一类说法,甲生疏,乙司空见惯,读新的,遇见“齐人三鼓”,甲很可能误解为齐人有三面鼓,乙则不会失误。乙的优越性从哪里来?来自多读。
    多读,不能不多用时间和精力,还不能不讲求方法。关于读的方法,内容复杂,这里只能提提要点。(一)要以精读为本。所谓精读,包括: 1.选材要适当,既要质量高,又要利于熟悉文言的多种表达习惯。举例说,同是西汉作品,同是名作,读司马相如的赋就不如读《史记》,因为后者含有更多的文言表达模式,而且是典型的。2.要一字一词一句都了解得确切而透彻。这有如房基,稳固了,建以上多层就比较容易。3.要由慢而快,体会意义,吟味情调,抑扬顿挫地读,时间拉长( 隔些时候),少则三五次,多则十次八次,读熟。必须这样才能印在脑子里。(二)要以博览为羽翼。精读,求多不容易,所以到精读略有所得,稍有能力前进的时候,应该博览。博览要求量多,理解方面可以安于粗疏,有时候甚至可以不求甚解。粗疏,表达习惯同样可以印在脑子里;还有,因为量多,表达习惯可以印得更多、更深。(三)读物性质的面宜于宽,要各类文章都读。举例说,翻来复去总是《唐诗三百首》,或者朝朝夕夕《太平广记》,不愿意费些力气读子部书的议论,所得就会有限。(四)原则上要由浅入深,理由用不着说。但容许跳跃,比如偶尔读一两种艰深的,捏着头皮啃,虽然不全懂,却会有利于更快地提高。(五)要尽力试着由“他力”过渡到“自力”。所谓他力是老师讲解和详细新注之类。学文言,到适当的时候,应该练习自己读古籍,所读或只有旧注,或无注,甚至没有标点。
    多读,要求不只一项,总的说是个“勤”字。说起勤,我们都知道不很容易。常用的由“勤”构成的合成词有“勤勉”“勤奋”“勤苦”等,可见勤与努力和艰苦紧紧相连。难,可是又势在必行,怎么保证?我的经验,最好乞灵于一个秘方,“养成习惯”,因为它是勤的牢固的支柱,保证有效。我有时想,人的活动或者可以分为两类。一类来自或主要来自本能,如“吃”和“呼吸”等,生来就会,又须臾不可离,用不着以人力培养坚忍性。另一类就不然,如读书,尤其读文言,显然不是本能所要求,就须多用些人力,培养坚忍性。年幼、年轻的人初接触文言,一见倾心的大概很少,想学会,非勤不可,就最好用这个秘方,养成习惯。比如一天半点钟或再少一些,二十分钟,象刷牙、洗脸一样,到时候一定做。开头难免要捏着头皮,但即使捏着头皮,也必须锲而不舍。这样,随着时间的流过,面生的文言渐渐变为面熟,摺皱的眉头渐渐松开。终有一天,眼前没有文言读物会感到缺点什么,这就是习惯已经养成,其后就可以不费力而一帆风顺。
    阅读习惯是学会文言的保证力量,但性质偏于消极。还有积极的,更值得重视,是“兴趣”。与习惯相比,兴趣的本事更大,或说性质有些怪。说它怪,因为它既是习惯的母亲,又是习惯的女儿。说它是母亲,意思是靠它可以产生习惯。我当年盲人骑瞎马,开始就是靠兴趣养成读文言的习惯的,那读的是《聊斋志异》,现在想,如果碰到的不是《聊斋志异》而是《钦定四书文》,那情况就会完全两样。就学文言说,这件事很小,意义却重大,是为了习惯容易养成,选择文言读物,早期宜于多照顾一些兴趣。举例说,《陆宣公奏议》和《东坡志林》都是名著,初学读,那就以选用《东坡志林》为好,因为读时可以少皱眉,有利于锲而不舍。兴趣还是习惯的女儿,因为养成习惯之后,兴趣就会出生,并逐渐成长,直到手里有文言读物就高兴,没有就烦闷,至此,兴趣主宰一切,困难的克服,学会的保证,就都水到渠成了。
—— 选自期刊《课程•教材•教法》1985年01期,人民教育出版社;课程教材研究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