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信息动态 >> 工作动态 >> 大家观点:李宇明纵论语言生活二十年(上)

大家观点:李宇明纵论语言生活二十年(上)

2017-05-25 09:40:52 来源:语言文字政策研究(LanguagePolicy-Study)和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作者:语言文字政策研究(LanguagePolicy-Study)和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浏览:182

    编者按:对中国语言学界,1997年具有非凡意义,因为在这一年,有一个学者两度发文,定义了一个新术语——“语言生活”。同年,“语言生活”首度出现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会议报告中。20年来,“语言生活”已成为中国政府和学界进行语言规划的基础术语。“语言生活”研究开枝散叶,蔚为大观,一个依托现实,注重实证的学术研究体系已然成形。本期“大家观点”特推出“李宇明纵论语言生活二十年”。节选20年间李宇明针对语言生活的精彩论述,以飨读者。

    运用和应用语言文字的各种社会活动和个人活动,可概称为“语言生活”。说话、作文、命名、看书、听广播、做广告、语言教学等等,都属于语言生活范畴。
 
    语言生活不仅是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记录影响着社会的物质生活和精神
文化生活。语言生活的文明、健康程度,反映着、甚至决定着社会生活的文明程度。
 
    新时期语言生活的发展变化,完全能够同本世纪初“五四”时代的语言生活的发展变化媲美。
 
    语言文字的规范化和语言生活的有序化总是相对的。规范需要一定的弹性和张力,规范得太死反而会抑制语言的活力,导致语言僵化,妨碍语言的发展和语言生活的正常运转。
 
    健康而文明的语言生活,是以社会的语言文化水平做基础的。语言水平,特别是书面语水平,是由社会的语文教育水平所决定的。要克服语言生活中的负面现象,要加强社会的语文素质教育,树立语言羞耻心。

    数字鸿沟对人类语言生活影响巨大,主要表现为语言更为不公平、大量语言发生生存危机。
 
    汉语在国际语言生活中不占优势。非汉语区域的华人后代,保持汉语相当艰难,放弃汉语的人并不在少数;非华人的外国人学习汉语的人数正在增加,但真正了解汉语或在社会生活中使用汉语的,却是风毛麟角。
 
    除考虑语言文字的基本规范(如规范字表等)之外,应特别注意制定社会语言生活中的各种应用性的规范标准,使语言生活健康有序。
 
    对数字鸿沟的挑战,中国应通过语言信息处理和网络数据库的快速建设,争夺虚拟空间的汉语地位;通过一系列汉语国际传播的措施,使汉语在国际语言生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    国家语言规划是国家政策的有机组成部分,促生着健康语言生活的工作行动,牵涉到社会的方方面面。语言规划的科学性和有效性,主要取决于对语言生活现实的了解与认识。
 
    应用语言学绝对不是语言学或本体语言学的简单应用,它研究的是语言的各种应用规律,是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、在社会语言生活中研究语言。

    改革开放的新时期,语言生活同国家的政治生活、经济生活一样发生了并还在发生着重要变化,新词新语的大量涌现就是语言生活发展变化的重要标志。

    当今中国语言学的原动力,应该是当今世界、特别是当今中国在21世纪发展当中遇到的语言问题。
 
    个人的修辞活动、社会的修辞活动,民族的言语活动和国际言语活动,构成了整个的社会语言生活。
 
    我国的社会语言生活总体上是生动活泼的,积极向上的,但应关注:汉语在国际上和虚拟世界中还是弱势语言。在中国境内,外语侵占了汉语的大片地盘。一些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的一些方言,濒临灭亡。为解决这三个问题,应认真探讨我们的语言生活该怎么发展,对这些语言问题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。
 
    在“多言多语”成为语言生活常态的时代,外语学习也便是一种常态。
 
    关注社会语言生活,研究现代社会提出的各种语言问题,从学术上提出解决建议。是知识分子应尽的责任。

    凡运用语言、研究语言、学习语言和语言教育等活动,凡应用语言学成果的各种活动,都属于语言生活的范畴。语言生活研究同语言研究相关却不相同。
 
    语言生活以语言为轴心,但与语言相关的许多社会因素,也是语言生活研究的直接对象。语言研究与语言生活研究相互促进,但不能相互代替。
 
    语言生活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是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通过科学的语言规划来解决社会的语言矛盾、保证语言生活的健康和谐,非常重要。
 
    不管是什么性质的语言生活热点,都需及时关注,认真研究,适时提出适合的对策。社会发展变化快,语言生活热点形成也快,必须加大对语言生活热点的研究力度。

    语言的学习与教育、语言在各种场合各个领域的运用、语言研究及其成果的开发应用等,都可归入语言生活的范畴。语言生活的质量,影响甚至决定着个人的生活质量;语言生活的和谐,关乎社会的和谐,甚至关乎国家的稳定与发展。
   
    虚拟空间的语言生活,是人类语言生活的组成部分,虚拟空间的语言生活,正在造就新文化,不断酝酿新技术,陆续形成新产业。
 
    关注语言生活,把握语言国情,对于语言规划(包括语言政策)的制定,乃至教育、科技、新闻出版等诸多领域的政策制定,都有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。

    按照规律做好中国的语言传播规划,对于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,并由之促进社会和谐与世界和谐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
 
    我国应建立一个有权威、有效率的国家语言工作机构,统一语言规划,使汉语与少数民族语言、国内语言推广与国际语言传播、中华语言发展与外国语言教育、现实世界的语言生活与虚拟空间的语言生活等协调发展,以实现语言生活的和谐,进而促进社会和谐乃至世界和谐。

    我国应处理好母语与外语的关系、普通话与方言的关系、民族语言之间的关系,社会语言生活才可能和谐,才会避免社会冲突和文化冲突。
 
    “构建和谐语言生活”是一个新的理念。国家语委的基本工作目标是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。语言生活和谐,关键是要树立科学的语言观,语言的主体性与多样性兼顾起来,语言的沟通和保护兼顾起来。
 
    要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,就是要在不同层面让不同的语言文字都发挥作用,使各种语言现象能够各安其位,各尽其用,各展其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