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港澳广角及汉语传播 >> 岭南特色文化 >> 以乐语教国子 | 叶嘉莹古诗词吟诵课

以乐语教国子 | 叶嘉莹古诗词吟诵课

2017-07-21 10:15:13 来源:活字文化 叶嘉莹 作者:活字文化 叶嘉莹 浏览:402
01
关于叶嘉莹先生
叶嘉莹出生于1924年,1945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。上世纪中期曾在台湾执教于台湾大学、辅仁大学、淡江大学。1969年迁居加拿大温哥华,受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,1991年当选为加拿大皇家学会首位中国古典文学院士。1979年起,她每年利用假期回国讲学。2013年,因年老不能再越洋奔波,决定正式回国,定居南开。
 
她一生致力于古典诗词的教学,获得了使古典诗词于当代“再生”的赞誉。90岁生日时,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向她发来贺信,温家宝在信中称赞她心灵纯净、志向高尚,诗作给人以力量,“多难、真实和审美的一生将教育后人。”
02
要见天孙织锦成
如今,叶先生已是93岁高龄,但为了让诗词走入更多孩子和年轻人的生命,她仍然在坚持辛勤工作。叶先生如今最大的心愿,一是把自己对于诗歌中之生命的体会,告诉下一代的年轻人;一是接续中国吟诵的传统,把真正的吟诵传给后世。
 
而当被问及,为何在如此高龄,还要坚持推广普及古诗的吟诵时,叶先生这样说:“因为我觉得我对不起年轻人。以前我上课大多是在讲批评啊讲欣赏啊,但是我没有教吟诵。近代之后,吟诵被认为是腐朽落寞的文化,逐渐不被提倡。离开台湾后,我觉得吟诵要是断绝了真的可惜。不留下正统的吟诵,我觉得对不起下一代的学生。”
03
以乐语教国子
诗词,是中国文学的精华所聚,是中国人的心灵原典。中国人的心智启蒙,往往是从诵念古诗词开始的,但是古典诗词到底应该怎么学?最正宗的古典诗词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?不同于市面上鱼龙混杂的讲解评析,叶先生十分看重用声音将诗歌的情意与感动传达出来,也即诗歌的吟诵之传统。
 
中国古典诗歌的生命,原是伴随着吟诵之传统而成长起来的。古典诗词中兴发感动的特质,也与吟诵密切相关。《周礼•春官》有云:“大司乐……以乐语教国子,兴、道、讽、诵、言、语。”刘勰《文心雕龙》中说:“文之思也,其神远矣……吟咏之间,吐纳珠玉之声。”曾国藩在给其儿子的《家训》中也曾提到诗文需要“高声朗诵”和“密咏恬吟”才能得其真意。
吟诵不是念诗,更非西方所传入的“朗诵”,它是根据中国汉字单音独体的特质,用一种最符合其声调节奏、声律特色的方式,将中国诗歌抑扬高低的美感传达出来的一种方式。
 
在谈到诗歌的吟诵之传统时,叶先生表示:我认为吟诵是学习中国古典诗歌之非常重要的入门途径。我从小是吟诵着诗词长大的,可是我教了这么多年诗词,没有能真正把吟诵传授给我的学生,因为吟诵的微妙之处难以言传。
 
只有中国有吟诵,其他国家的文学没有。英文诗有朗诵、朗读,也有轻重的读音,但是没有我们这样拿着调子的吟诵。所以他们把吟诵翻译成 chanting,这样翻译并不准确,因为chanting 其实是佛教做法事时的念诵,与诗歌的吟诵不同。
 
04
为什么中国有吟诵,西方没有?
世界上的文字一般都是拼音文字,只有中国的文字是单音独体,每一个字的创造,都有着种种文化方面的基因,有它的意义、有它的声音,有种种的来源。而且当它的词性不同的时候,同样一个字是通过不同的读音来加以分别的。
 
比如说“数学”的“数”念“shù”;“数数”的“数”前一个字念“shǔ”;如果当做副词,“屡次”的意思的时候,“数”念“shuò”;而如当作“繁密”的意思的时候,“数”念“cù”。当词性变化,字形是不变的。
可是英文是拼音,所以词性变化,字就变化。“I learn  English”, “English  learning is not difficult”, “He is a learned professor”,加 ed 或ing 改变词性。
 
而中国的文字不是如此,音变字不变,所以尽管经过几千年的历史,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,我们还可以听得懂,还可以作出来跟它一样的诗句,这是奇妙的,是世界上从来也没有的。历史上的世界的四大古文明能够延续到现在的,只有我们中国。到现在我们还可以看《易经》,可以看《黄帝内经》,可是其他地方的古文明都怎么样?都消亡了。
 
其他地方的古文明为什么消亡?我们为什么没有消亡?就因为他们是拼音文字,说话的声音一变,那个字就变了,而我们的语言虽然也许声音不同了,但是写出来的字是不变的。唯其字不变,所以我们才能把几千年的文化都承传下来。